杭州網
Eng|繁體||
您所在的位置:
杭州網 > 淘寶傢俬集運中心 > 微觀杭州
 
 
虎林尋虎
2020-10-14 09:22:10杭州網

杭州古稱錢唐、武林,更早時又叫虎林。對於“虎林”這個稱謂,歷史上有爭議,南朝劉道真《錢唐記》説“山有白虎,常踞於其巔,不食生物,惟飲澗水,故曰虎林”。宋葉紹翁《四朝聞見錄》説:“虎林即靈隱山,因避唐(高祖李虎)諱,改為武林。”明楊正質《虎林山記》説:“錢氏有國時,山在城外,異虎出焉,故名虎林,音訛為武”……明郎瑛為此寫過一篇《虎林考》,他贊同楊正質所言,認為葉紹翁的避諱論有誤,因為唐之前的官史記載中已有武林一詞。對於上述種種説法,筆者才疏學淺,不敢妄語,只是想問,既稱虎林,是否真有老虎出沒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---顧國泰

1 史籍記載中的虎

錢唐縣的建置始於秦,當年作為錢塘江下游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山中小縣,文字記載極少,那時的虎大多是種民間記憶,夾雜在神話與傳聞之中。自南宋起,因杭州成為駐蹕之地,有專門的機構與史官在當一回事地運作,所以開始有“理宗三年,小麥嶺有二虎為患”;大中祥符九年(1016)三月,“漸江側,晝有虎入税場,巡檢俞仁佑揮戈殺之”等記載。到了明清時期,“虎患”似乎多了起來,如明成化間“錢塘黃梅山、瓜藤山、西山、九里松、暗山、西塢山、石和尚山、荊山、萬松山均有虎”;成化“五年夏六月,虎由雲居山入城中三茅觀,次日獵而斃之”;“弘治初,錢塘安溪山多虎患,獵人捕之,一日而獲三虎”;“嘉靖二十五年秋七月,杭州屬縣諸山虎聚成羣,白日入民家傷人,道路無獨行者,死傷不可勝計,餘杭尤甚”;“萬曆二十四年十月,本府錢塘定北五圖,乃至各鄉村虎曾為災,傷人及畜甚眾,本鄉某等來求禳解”……

清代,虎林之虎有增無減:“順治二年,虎入城”;“九年十月,虎至青春門外”;“十一年四月,有虎入城,踞雲居山獲之”;“順治十年四月,是月浙江杭州府巨獸食虎。餘杭諸鄉多虎,一日太璞山有獸高八尺,長丈餘,紫鬣白身黑尾,逐虎食之,虎患遂息”;康熙初,“範忠貞承謨撫浙日,杭之西溪有虎攫人,遣卒往捕”;“三十八年十一月,仁和大雄山有白虎,頂有獨角,率四虎行林間,數日而去,不傷人畜”;“萬松山又名界山,其側山多松竹薪莜,獸有虎兔麂鹿”;“粟山西為黃山,境中多虎”……

明清筆記中也有,如“仁和七都地名葛墩,有土地廟,敗壁四達,正德時有王姓時寄宿於廟,一夕見虎入廟,叩頭於神而去”;“雍正三年八月,有虎夜踰城,入年大將軍宅”;“西湖四山中,多有遊人所未至者,而敬身(丁敬)則無不遊遍,摩拓殆盡。一日以環走南北兩峯,途遇一虎,摩肩而過,山人皆踉蹌逃散,敬身亦不知也”……

浙江七山一水二分田,眾多的山林給各種野生動物提供了必要的生存條件,形成一條以老虎為頂端的生物鏈,是故關於老虎的消息時有所聞。近代史上,由於人類盲目墾殖山區等各種原因,擠佔了動物的生存空間,所以造成虎與人近距離接觸的增多,據不完全統計,明清時期,中國東南地區有記載的虎患達514次,是前1000年的85倍。説到老虎竄入杭城的次數,清代明顯超過前朝。

2 西溪虎墓

杭城三面環山,遠遠望去重重疊疊,不知首尾。南宋初,西溪一隅流傳一個“虎墓”的故事。

杭州公交西站後面有個金魚井車站,從這兒往南走不過二三百米,可看到“以花多名,地絕幽邈”的花塢。花塢一頭連接廟塢,另一頭是石人塢,這一路過去古松參天,修竹蔽日,人行其中“衣袂盡綠”,“毛骨為清”。由於景色秀麗,也不知幾時起,就成了西溪一處名勝,被稱之為“花塢隱秀”。或以為這塊風水寶地人氣一定很旺,其實並非如此,民國前的花塢內,除了幾座古庵在滿足若干遊人香客的獵奇心理外,更多的時間則是一片難耐的寂靜。

據民國《西湖勝蹟快攬》(佚名)記載,宋高宗南渡時,有十八個侍從途經花塢口,突然發現一隻白虎蹲于山麓,侍從中擅長射箭的迅疾彎弓射去,老虎負箭狂奔,眾將士尾隨不捨,快追到塢盡頭,白虎蹤影消失了,但見密密的樹林空隙中露出一片白雲……大家你看我,我看你,都覺得十分驚訝。回頭小步行走在山路上,一個個沉默寡言,不知在想什麼。或許是這幽僻的環境觸動了對戰爭以及功名的厭倦(這一路南逃確實苦不堪言);或許是白虎的突然消失使他們對人生有所感悟,就這麼苦苦思索着,思索着……到頭來,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——十八人“均祝髮為僧”,在塢內造了十八間參禪的茅舍,“最盡處為白雲庵”。《西湖勝蹟快攬》文末談到:“虎墓,介在松木場與秦亭山之間,有古塚,題曰虎墓。”十八個僧人在老和山附近為白虎築塚,名曰“虎墓”。

虎墓無疑是經過藝術加工的,給人帶來美的遐思,更多的則是禪悟,後人不妨就當一個故事聽聽,沒必要去較真。

3 大滌山那隻通人性的虎

↑餘杭 虞銘攝

花塢口子前的公路通餘杭鎮中泰鄉(洞霄宮),該境內有座因“此山清幽,大可洗滌塵心,故名”的大滌山。林中有“伏虎巖”,山頂有因虎嘯而建的“嗥亭”。

據宋鄧牧《洞霄圖志》卷五載:“郭文,字文舉,河內軹人……後晉室亂,乃入餘杭大滌山,依林為舍,獨居十餘年……”東晉隱士郭文在那窮谷裏“倚木覆苫而居”,所謂的住房其實連個擋風的牆壁也沒有。他常穿鹿裘、戴葛巾,不飲酒食肉,就靠種點菽麥度日,到時採摘筍殼等山貨,去山下換點食鹽等生活必需品。某日,一隻老虎撲到他面前,張開血盆大口,卻不咬他,就這麼始終張着,郭文仔細一看,原來老虎口腔裏有根骨頭橫戳着,於是捋起袖子,伸手將骨頭取出。第二天早上,他的屋前放着一頭死鹿——想不到畜生也通人性,懂得感恩。郭文考慮到自己又不吃,就下山叫鄉人前來分享美食,這時候,大家才知道他竟然在與老虎接觸……日後一個名叫温嶠的官員問他:“猛獸害人,人之所畏,先生獨不畏耶?”郭文回答:“人無害獸之心,則獸亦不害人。”史載郭文每次去縣城,都由老虎揹負箬葉跟隨,到了山下,“留虎道旁”,自己背箬葉前去,換鹽米後,放在竹筐裏,由老虎馱回家。一天郭文做藥材生意回來晚了點,待在原地的老虎叫個不停,為此“錢唐縣令盧鵬創亭于山頂,名嗥亭”,而郭文住處“名曰伏虎巖”。

傳聞往往有現實的影子,杭州地區歷史上的老虎,數餘杭最多,所以會從大滌山走出一隻帶有傳奇色彩的老虎。

4 湖墅那隻迷路的虎

康熙《錢塘縣誌》及清吳允嘉《武林耆舊集》都提道:明成化二十一年九月二十四日,雞叫聲裏,一隻“軀體雄偉”的黃斑老虎在南河裏遊,也不知從哪裏來,游到湖墅夾城巷北附近上岸,當時一個名叫謝四的腳伕正在行走,與虎“交肩而過”,由於猝不及防,尖鋭的虎爪抓傷了他的左肩。老虎繼續往前跑,進入前臨街,後近南河的知州凌煜的家內,老虎迷茫中不知如何是好,就伏在廳上大吼,隔壁鄰居嚇得關門都來不及,凌家老小趕緊破後壁逃命。老虎往樓梯上爬去,當時“凌之孫婦卧抱嬰兒未起”,老虎上樓後擠翻板壁,板壁倒下剛好蓋在她倆身上,老虎沒發現,母子算是逃過一劫。當時地方上火速奔告官府,官府派了二十多個獵户前去捉拿,可大家圍着屋子卻無計可施。後來一老人計上心來,叫眾人用布袋裝上石灰,還找來“竹、縛、火把”,挑選七八個身手敏捷的年輕人升樓屋揭開瓦片。老人向他們交代説老虎見亮光肯定要抬頭,這時將石灰灑下去,等老虎眼睛張不開時,將火把往老虎身上扔,它燒痛了肯定要開口吼叫,這時乘機“以堅利長槍入口內,不容轉吮,乃呼眾獵户登樓交刺之”。大家按照老人所説的去做,果然把那隻黃斑老虎制服,後來“穿送官司,各受重賞”。

▼延伸閲讀▼

杭州隱祕地圖之: 張園往事(顧國泰)

顧國泰:挖冰箱,做冷飲…古時杭州人避暑消夏真講究

↓ 見 下 頁 ↓

來源:杭州日報    作者:顧國泰    編輯:郭衞    責任編輯:方誌華
『相關閲讀』
杭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:
① 凡本網註明“稿件來源:杭州網(包括杭州日報、都市快報、每日商報)”的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稿件,版權均屬杭州網所有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、轉貼或以其他方式複製發表。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在下載使用時必須註明“稿件來源:杭州網”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 ② 本網未註明“稿件來源:杭州網(包括杭州日報、都市快報、每日商報)”的文/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,本網轉載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,並不意味着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。如其他媒體、網站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,必須保留本網註明的“稿件來源”,並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。如擅自篡改為“稿件來源:杭州網”,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如對稿件內容有疑議,請及時與我們聯繫。 ③ 如本網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,請作者在兩週內速來電或來函與杭州網聯繫。
淘寶傢俬集運 城市 經濟 社會
家暴受害者點讀   菜刀面前杭州女子的機
“重要窗口”看小康 “美麗浙江行”系列活
國內首個超導技術污水處理站在桐廬通過驗收
一封求助信 90歲高齡老人“重逢”20年
浙江有支“雙百尖兵”隊伍 為醫藥企業開展
杭州10月食品安全抽檢 這些食品不合格
冷空氣來啦!杭州未來一週,降雨降温……
印度一男子砍下妻子頭顱,拎着去警察局自首
新郎醫生婚禮途中救溺水男童
隧道內相互別車

杭州影像


“夜經濟”裏的蕭山...

豐收在望

亞運進機關 健康增...

杭州繞城西複線通車...
他在編著《塘棲續事》過程中,聞説塘棲南面的丁山河附近曾打死一隻老虎,開始以為是“造話”,不以為是,後來聽得多了,便想問個究竟,於是向一個個當事人求證,不久在此基礎上寫了一篇《徐福林其人其事》,説1943年農曆八月,丁山河鄭家埭一個“六阿孃”在別人地裏偷摘毛豆時,面孔被老虎的前爪抹了一下,頃刻滿臉鮮血。傳聞往往有現實的影子,杭州地區歷史上的老虎,數餘杭最多,所以會從大滌山走出一隻帶有傳奇色彩的老虎。4湖墅那隻迷路的虎康熙《錢塘縣誌》及清吳允嘉《武林耆舊集》都提道:明成化二十一年九月二十四日,雞叫聲裏,一隻“軀體雄偉”的黃斑老虎在南河裏遊,也不知從哪裏來,游到湖墅夾城巷北附近上岸,當時一個名叫謝四的腳伕正在行走,與虎“交肩而過”,由於猝不及防,尖鋭的虎爪抓傷了他的左肩。